作者:朱可希

笔者之前给大家介绍过日本的口腔医疗市场(读懂牙医创业时代-如何成为一名牙医创业者)的一些现状,从上篇文章中获知日本口腔医疗市场规模超过30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位于世界第二。但是同时也是一个饱和市场,成长空间非常有限,甚至开始萎缩。在这样的市场里,由于竞争过于激烈,口腔医生的平均收入与二十年前比,已减至过半。且随着患者意识提升,对医疗和服务的苛刻程度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状态。再加上制度层面的限制,在日本绝大多数的民营口腔门诊大都为3把椅位左右的小规模个体门诊。大型口腔医院只有在大学附属医院内才会出现,而民营的大型连锁门诊集团以及医院更是少之又少。

 

日本口腔医疗市场之所以会有现在这样的囧境,不仅仅只是由市场的供需关系所决定,更和日本自有的社会文化,法律法规,行业生态都有着密切关系。

首先,日本口腔医生的开业自由度非常高,接受本科6年制教育且毕业后,所有的毕业生都可以参加每年举办的口腔医生执业资格考试。考试合格率约在60-70%左右,也就是说约3分之1的人需次年重新参加考试。通过考试后可获得口腔医生执业资格,即获得了临床治疗的资格。但在个人开业前必须接受为期2年的临床实习,类似我们国内的规范化培训。由于日本口腔医疗市场的私有化程度极高,故几乎所有的民营口腔门诊都具有接受初级医生临床实习的资格。取得资格的医生大多会选择大型民营口腔医院或者是有进修医生培训体系的医院去进修。因此有些大型门诊为实习医生专门设计了长期的临床实习内容,在培训医生的同时也为自己储备了人才。实习医生的薪酬较转正医生而言要低很多,所以合理安排实习医生的学习以及临床治疗对控制成本也有很大的帮助。完成2年进修后,就具备了开业资格。

 

日本口腔医生个人开业步骤非常的简单,只需到当地保健所(卫生局)备案注册即可,无需申请任何许可证,甚至整个开业过程卫生监管人员也基本不会进场检查,也没有相应的各种严格规定。即便在开业后,除发生比较严重的投诉和恶性医疗事件以外,几乎不会有现场检查和监管。 

 

在政策上和我国形成如此巨大反差的主要原因是,在日本医生拥有极高的社会信用度,而成为一名医生需要付出巨大的时间和金钱的成本。因此每个医生都对自己的名誉,和执业资格非常的珍惜。如果失去了执业资格,意味着失去了社会地位和最基本的生存手段,甚至是社会信用关系,没有一个医生会拿自己的人生去冒险。通过长时间的积累后,医生与政府和患者之间形成了以自律为主要形式的非监管式信用关系。对患者而言医生的身份(行医执照)即是一个承诺和保障。

 

虽然开业如此简单,但绝大多数的医生不会选择立刻开业,而会继续留在实习的医院或是至可以学习到更多更好技术的医院继续学习和实习。直到自己认为已具备可独立经营诊所的技能后才会考虑申请开业。

 

就如全世界的口腔医生一样,日本口腔医生也怀有开业的梦想。当然除动机之外,一个准备开业的医生还需要面对

1,是否具备全科技能?

2,是否有开业的资本?

二个主要问题。日本的医生通过临床实习学习基础的全科技能,在开业后则通过参加培训课程进一步深化自身的专科能力。在日本由私人开业医生组成的医生研究团体(DENSTIST STUDY GROUP)更是承担了医生初级培训和长期培养的重任。

 

此外和中国有很大不同的是,由于政策限制,日本的私人盈利性医疗机构的持有人必须是拥有执业医生资格的医生,且其资金来源必须来自其个人名义。因此在日本,医疗机构被称为医疗法人,其开业,经营,税收,歇业受到相应法律的约束。所以医疗机构不同于公司,没有股权结构,直接导致除了持有人(医生)外其他投资人无法分享利润。也就是说医疗机构不能进行IPO或做任何形式的融资。根据统计数据,在日本首次开业的医生中,约73%的医生会通过银行贷款或个人借款的形式筹备,24%的医生是子承父业的形式继承长辈的门诊。只有极其少数的医生会以其他的形式进行开业。另外在日本每年毕业的口腔医学生约2100人左右,其中有30%左右的学生第一年无法通过口腔执业医生资格的考试,另有约2%左右的人会选择改行。

 

在政策方面,日本有分级社区医疗制度,所有的私人门诊都可以使用国家医保。如果患者没有附近民营门诊开具的转诊证明,原则上不能到大学附属医院就诊。当然和我国一样,大学附属医院的地位在患者心目中是深不可动的,但承担日常患者主要接诊量的却和我国不同,以民营医院为主。患者对民营医院的信任和公立医院没有任何差距,甚至高端患者更加趋向于选择民营医院。即使如此,由于市场的激烈竞争,每年在日本还是有2300家口腔门诊歇业。特别在日本比较完善的医保体系下,约70%的基础门诊项目都可以使用医保。由于医保项目的收费水平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所以绝大多数没有能力提供高水平治疗以及服务的机构只能以医保项目为主。虽然患者数量巨大,但由于收费金额低,患者对服务要求较高,附加人员,房租,材料加工成本又极高,导致很多小型民营机构只能勉强的惨淡经营。

在今天的日本选择成为一名牙医看上去是非常不明智的一件事,不仅学习时间长(6年的学习,2年进修),并且收入(目前的平均收入)以及学费(私立大学,80%的毕业生来自于私立大学)的投资回报比不成比例。即使可以开业,也是负债累累,每天必须辛苦看上几十号的医保病人,也只能有微薄的收入。在日本开业医生中,有20%以上的医生拥有博士学位。所以很多医生不仅要做临床养家糊口,还要利用业余时间去读取学位。可以说在今天的日本做口腔医生真的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了。